沐隐

真好。

[all叶]斗者(5)

长篇,

人物崩了蛤蛤蛤蛤蛤(你在乐什么)

背景及设定见前。

有什么问题要说出来哦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身上的伤足足养了半月才开始好转,但身体的状况还是不容乐观,叶修含着草叶,靠在树下,“还是自己跑一趟吧。”

他跟陈果打了声招呼,拿了两把临时的武器,又借走了兴欣的车,便往南边赶去——那是微草的方向。

叶修自己清楚自己的状况,就是他这个样子,是绝对没办法跟君莫笑融合的,所以先去一趟微草朝王杰希讨点上阶的药,回来再养个半月,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“也不知道王大眼想我没有……”

微草城就在嘉世的南边一点点,驾车的话大概大半天就能到了,那周围被一片翠绿的植被覆盖,如果没有专人带领,你是进不去主城的,那植物底下全是防不胜防的机关,每一个都是王杰希亲手设下的。

此时的微草,小辈们都乱了套,他们的单亲,咳,城主大人已经把他自己关在炼药房整整两天了——在看了叶秋异化的消息之后。

而且大家去找他的时候,他都一脸平静的表示他只是觉得给英杰他们的进阶材料有点不足,他在重新炼制而已,不用担心。

可是城主啊,你手里的鲶须草不是用来治疗重伤的吗?而且屋子里浓浓的月见花的味道真的不是用来补斗气的?

哦,他在每个人走之前都会装作不经意的说上那么一嘴“叶秋没事,他马上又会回来祸害微草了。”

[他是说给自己听的。]

[而且还意外的准。]

不过叶修还是没能到微草,他在经过的车在经过冰霜森林的时候被掀翻了。

[荣耀大陆因为常年被怪物侵袭而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城池,而除此以为的地方都是怪物的聚居处,他们因为不同的属性改变了他们所处的地区的环境,而为了得到特殊材料或装备,还是会有斗者自行组队去讨伐他们。]

叶修当然相安无事,他在车子失去重心的那一刻就抽出了身边的刀,劈开了车顶越了出去。

“你是谁?兴欣的人在哪?”一把战矛横在他脖子上,叶修侧头看去,一个眼眸冰冷的少女正死死的盯着他,“姑娘你别紧张,有话好好说啊,”那战矛又硬生生逼近了几分“别想耍花招,快说!”那女孩一袭红衣,在这茫茫白雪天里格外显眼。

“诶诶诶,我说我说,我是新来的,老板在酒楼里好好坐着呢,我这是准备去一趟微草,”叶修有点头疼,这妹子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人。

“证据呢?”她还是没把叶修脖子边上的东西放下。

叶修指指一边差不多报废的车“这车,还有……”

忽然一阵劲风袭来,一支残破却依旧锋利的箭羽硬生生把两人分开,叶修跳开后站稳了脚步朝那方向看去,几只骷髅型的怪物正拉满了弓弦。

“糟了!”唐柔几个转身冲到那几只骷髅边,战矛顺着手臂抡了一周,抓住矛的一瞬间顺着力道狠狠一挥,和紫色的斗气一起把骷髅震个粉碎。

“我叫唐柔,武装寒烟柔,职业——”“斗法。”叶修接嘴,“而且看你的样子,得到武装也就三个月左右吧。”

唐柔一惊,正准备张嘴说些什么,就听见后面众多的脚步声和“大姐快跑啊——我好像捅到他们老巢了——”

一位手持板儿砖的金发少年带领着骷髅大军向这边跑来,一面跑还一边叫喊着,额前的金发因为汗水都打了绺,叶修见他马上就要被紧逼身后的长刀砍中,掂了两下手里的刀,对准那骷髅的脑袋就投了过去,腐朽的骨头碎裂的声音瞬间就被后面的脚步声淹没。

那位少年由远及近,跑到叶修跟前,“太谢谢你刚刚救了我,不过还是快跑吧,”然后不由分说拉起叶修的手就往前飞奔,身后还跟着唐柔。

“既然你刚刚救了包子,那么我们就相信你,我叫唐柔,武装叫寒烟柔,职业的确是斗法。”

“我叫包容兴武装叫包子入侵,职业是流氓,”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板儿砖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什么星座的?刚刚你好厉害,一下子就能把那家伙打的粉碎。你什么职业的?”

叶修被他们拉着跑了好远,大病初愈的,他有点喘息“我叫叶修,是兴欣新来的,暂时还没有武装,本来打算去微草,”说着看了眼身后的亡灵大军,“你们是来组队收材料的?”

“对呀!本想着在边缘地区收两只哥布林就算了,结果一不小心就遇上塞恩了,”包子光顾着说话被脚下的冰块绊了个踉跄,叶修顺手就扶了他一把。

唐柔听着这话有那么点恼火,“还不是你说非要再往里走走看,”现在又带着个没有武装的普通人,两个人还说不定能逃掉,现在……怎么的也得让叶修平安回去!

叶修倒是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,反而慢下了脚步,开始打量身边的二人,包子一身轻装,手上的板砖隐隐散着凶狠的光,唐柔早就挥起了战矛挡开身后射来的箭羽。

包子突然被叶修拽住,差点卡个跟头,“怎么啦?忘东西了?”唐柔吓了一跳,“还不跑?”

“不用跑了,这种程度咱几个应该就够了”说着抽出借来的刀,就直面着成群的亡灵冲去。

“叶修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3)

热度(47)